欢迎使用Chilly主题

Sea summo mazim ex,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.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.

本科生隐瞒学历用高中毕业证“进厂打螺丝”:首要目标是包吃包住,我的青春18元一小时

本科生隐瞒学历用高中毕业证“进厂打螺丝”:首要目标是包吃包住,我的青春18元一小时

8月8日,是晓诗进厂打工的第17天。下班时,华灯初上,可天空还是一片淡淡的蓝,云朵带点粉色,温柔又浪漫。她避开道路、车辆、行人,将手机镜头对准了这一幕。

从2019年到现在,三年多时间里,晓诗读完专科,又”专升本”读了本科。在这期间,她也更换了四份工作:广州的房产中介、会展进出口行业的业务员、长沙的销售和教培。

最近,她选择深圳的工厂,成为一名质检员。她每天奔走在生产线上,称胶、做巡回、输数据、巡线、做首件、做报表……

“我的青春18元一小时。”晓诗说,提升学历只禁锢了她的选择,并没有让她得到满意的工作。

像晓诗一样走进工厂的本科生并不少。他们经常被问到这些问题,”为什么本科毕业,还要进厂打工?””进厂打工,要天天在流水线打螺丝吗?””进了厂,以后还有发展前途吗?”

当调侃变成现实时,对身处其中的个体而言,这些问题的答案也不尽相同。

正在运作的生产线。 资料图/长江日报

【1】被编制和”好工作”排除在外的人

8月中旬,晓诗问九派新闻记者,普通人的定义是什么?接着她自问自答:”我觉得我的经历其实都不算普通,而是属于普通之下的人群。”

她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,父母、她和弟弟一家四口。因为和父亲观念不同,专科三年,本科两年,她完全靠助学金和毅力读下来。”三月份我把助学贷款全都还了,无债一身轻!虽然是赌气自己养自己,但的确我也做到了。”

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她会迫切地想工作。因为太心急,之前草草选择的那几份工作,都没干长久。”父母给我的压力就是,对我抱有太大期望的同时,又不能给我很好的物质条件,所以我很焦虑,甚至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。”

作为一名在外漂泊的”大龄单身女青年”,她有想过考公考编或者找一份更好的工作。”考公考编的话,买资料、路费、住宿费的成本以及时间成本,都是需要考虑的,万一考个一两年还是考不上呢?你能保证那个年纪,职场上你还有优势么?空缺的工作经历,你怎么弥补呢?”

而找到一份好工作也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。晓诗反思过自己找工作存在的误区,并把它们一一列举出来:找不准职业诉求、专业不对口,但是又着急上班、没有说服自己安心考编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没有经济支撑……

“很多人都说进厂是过渡,我觉得我才是真正的过渡。”她说,进厂是一个来钱快的方式,至少可以不为了想快速工作而妥协,也不用过得很”磕碜”。晓诗觉得,就因为自己是普通人,所以才不甘心普通。”过去的一年里,我常常因为工作的事儿,彻夜彻夜地失眠。即使我现在人在工厂,我还是会偶尔想想。以后大概率会留在深圳,好好找一份工作。”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