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使用Chilly主题

Sea summo mazim ex,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.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.

猪价上涨,又将失去红烧肉自由?

猪价上涨,又将失去红烧肉自由?

斑马消费 沈庹

过不了多久,吃上一碗红烧肉、做一顿糖醋排骨,可能又不会那么自由了。

27日,全国生猪出栏均价突破11元/斤。而在去年同期,这一价格水平还徘徊在7.2元左右,一年时间涨幅惊人。

这究竟是养殖户压栏惜售,还是市场供应量减少,其实,新一轮猪价已蓄起了涨势。

猪价上涨

如果说榨菜、酱油的涨价让人猝不及防,那么,今年上半年以来,猪肉价格的上涨,以近乎一种温柔的姿态,常人难以察觉。

今年初,猪价延续去年末的价格走势,全国外三元生猪出栏均价还只有15.39元/公斤,一季度甚至最低跌至11.53元/公斤。但随着市场供应量缩减,猪价应声而涨,至6月30日,全国外三元生猪出栏均价升至20.27元/公斤,较年初上涨31.71%。

猪价在7月份一度低迷后,8月恢复涨势,截至8月27日,全国外三元生猪出栏均价升至22.43元/公斤,较年初涨幅45.74%,也是今年以来首次突破11元单价。

批发环节,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,8月27日,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均价29.13元/公斤。去年同期,这一价格水平在20.98元/公斤。1年时间,涨幅38.85%。

生猪出栏后,通常还要经过屠宰、检验检疫及批发等环节,再通过经销商或散户进入到菜市场猪肉档口,各个环节加上必要的利润,这才是摆在消费者面前最终的价格。

人们不经意的发现,不管菜市场,还是社区电商配送平台,猪肉正在默不作声的回归高价。昨日,武汉一些菜市场的五花肉零售价20元/斤、猪仔排在50元/斤左右。

即便现在上餐馆点一份小炒肉,价格也比去年贵了好几块钱,尽管店家解释酱油、食醋及人工都涨了,猪价涨了总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理由。

为何大涨?

2020年9月,唐人神陶一山预言猪价将进入10元时代,一度冲上热搜,引发公司股价下跌。

如果以斤计,在去年下半年的短暂时光里,确实有不少人可以拿着最少的钱,敞着肚子享用红烧肉。今年再想吃上一碗红烧肉,可能真要摸摸钱包了。

特别是进入第二季度,猪价一路往上攀升,超乎市场人士预料。主要原因是养殖场及养殖散户看好后市,压栏惜售,导致供求关系失衡。

在4月份,牧原股份、温氏股份、正邦科技等生猪出栏均价,一同冲进12元/公斤区间,其后随着出栏量减少,出栏均价逐渐升高。

数据显示,牧原股份出栏生猪从4月份的632.1万头降至7月的459.4万头,出栏均价从12.56元/公斤升至21.33元/公斤;同期,温氏股份从142.7万头降至132.43万头,出栏均价从13.33元/公斤增至22.06元/公斤;正邦科技从91.86万头降至88.25万头,出栏均价从12.43元/公斤升至21.08元/公斤。

正邦科技日子不太好过,不仅自身暴雷,前段时间还曝出代养户发生猪吃猪的现象。从今年4月到7月,公司商品猪出栏均重均低于100公斤,最低谷出现在7月,商品猪只长到71.01公斤就给卖了,出栏均重已连续5个月下降。要知道在7月份,主要上市猪企商品猪出栏均重为109.91公斤。

除了养殖端的惜售,更有生猪存栏量的刚性降低。从农业农村部披露的数据来看,2021年6月开始大量淘汰能繁母猪,致使如今生猪出栏量出现了缺口。据报道,目前在东北、河南等生猪主产区,屠宰企业收储已比较困难。

除此之外,今年以来国家启动十批共13次收储托市,给养殖户建立了信心。

今年上半年,以豆粕为主的饲料原料节节攀升,成为导致猪价大涨的又一大因素。

卓创资讯数据显示,今年1-6月国内豆粕均价4307元/吨,同比增长20.24%,预计下半年仍处于高位运行。

不过,养猪企业仍然难赚钱。今年上半年,温氏股份净亏35.24亿元、牧原股份预计亏损63亿元至69亿元、正邦科技预亏38亿元至46亿元。

新一轮猪周期?

今年以来的猪价上涨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一轮超级猪周期,也就是自2003年以来的第5轮猪周期。

严格来讲,第五轮猪周期经过2018年6月到2020年8月的上涨阶段,以及2020年9月至今的下行阶段,从时间上来说,与上一轮猪周期的运行时间非常接近,可能已进入猪周期尾声。

光大证券研报里直接指出,新一轮猪周期已在4月开始,预计下半年至明年初,猪价将处于上行通道。

这一轮猪周期与上一轮不同的是,没有非洲猪瘟和环保政策的干扰,出栏量偏紧则来自养殖端企业的产能去化。

随着中秋、国庆等节日到来、旺季回归,招商证券认为供需结构持续改善,有望支撑猪价维持强势。因此,从这些因素来看,第四季度或可修复养猪企业的业绩表现。

另一方面,经历了2021年行业大亏之年后,不少生猪养殖企业开始转向,考虑转型自繁自养模式,以提高风险控制和成本控制能力。

以温氏股份为例,合作养殖户大幅减少,从2016年的5.86万户降至2021年的4.54万户,尽管公司对此的解释是,部分效率低的合作养殖户主动退出。

这些养猪企业仍要承受成本压力。饲料价格高位及外购仔猪成本上涨,养猪企业的整体养殖成本处于上行趋势。

据西部证券研报,目前上市猪企生猪养殖完全成本在16.5元/公斤至20元/公斤的区间,最近猪价已可以覆盖这些成本,下半年业绩或有改善的可能。

不过,随着稳猪价政策介入,猪企再难回到2019年养一头猪赚近2000元的癫狂时代。

评论已关闭。